北京那蓝映相文化传媒为您提供高品质公司宣传片/产品广告片/人文纪录片的视频拍摄全案,欢迎垂询!

【那蓝映相】

全国统一拍片热线:

010-80698499 ( 工作时间 )

17718313390 ( 全天时 )

第94届奥斯卡最佳摄影奖《沙丘》-摄影指导创作解析:“恐惧才是思维杀手”
来源: 作者:那蓝君
发布时间:2022-04-01 次浏览 分享到:
引言:本文系对科幻史诗巨制《沙丘》摄影指导格雷格·弗莱瑟(Greig Fraser,ASC, ACS)的专访。文从开拍前对“影片呈现效果的设定”到“拍摄过程”、到“后期实现”等8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。本文较长,全部阅读预计需时8分钟。弗兰克·赫伯特(Frank Herbert)所著的《沙丘》是出版过的最受欢迎的科幻/奇幻小说之一,这部期待已久的改编作品由丹尼斯·维伦纽瓦(Denis Villen...

引言:本文系对科幻史诗巨制《沙丘》摄影指导格雷格·弗莱瑟(Greig Fraser,ASC, ACS)的专访。文从开拍前对“影片呈现效果的设定”到“拍摄过程”、到“后期实现”等8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。

本文较长,全部阅读预计需时8分钟。

弗兰克·赫伯特(Frank Herbert)所著的《沙丘》是出版过的最受欢迎的科幻/奇幻小说之一,这部期待已久的改编作品由丹尼斯·维伦纽瓦(Denis Villenueve)执导,格雷格·弗莱瑟任摄影指导, 该片给大银幕——事实上是最大的银幕——带来了一个个新的史诗般的镜头。

沙漠行星阿拉基斯的帝国行星学家利特·凯恩斯【莎伦·邓肯-布鲁斯特(Sharon Duncan-Brewste)饰】召唤一只巨大的沙虫。


弗莱瑟回忆道:“丹尼斯很早就对我说:这部电影在我梦想中的样子是宽高比为4:3。“我们认为Imax是观众体验这个故事的最佳方式,所以我们就是这么计划的。”为了协助其在如此宏大的规模上创造该片的影像,美术指导帕特里斯·维米特(Patrice Vermette)成了弗莱瑟的主要合作者之一。

保罗·厄崔迪(蒂莫西·柴勒梅德饰)面临圣母莫希阿姆【夏洛特·兰普林(Charlotte Rampling)饰】发起的恐吓试炼。

《沙丘》讲述了保罗·厄崔迪【蒂莫西·柴勒梅德(Timotheé Chalamet)饰】的故事。保罗聪慧过人,父亲是星系领袖。他一出生便拥有伟大的命运,有一天会继任帝国元首。他的父亲,莱托·厄崔公爵【奥斯卡·伊萨克(Oscar Isaac)饰】刚刚获得了沙漠星球阿拉基斯的控制权。阿拉基斯是一个极宝贵的香料开采基地,这种香料有望释放人类最大的潜力。


1 关于“呈现效果”--电影规模


“为了呈现Imax版本,我们同时使用了2.39:1和1.43:1的宽高比。”弗莱瑟说到。他曾凭借2016年上映的长片《雄狮》获得了奥斯卡奖提名以及ASC奖。他说道:“当我们决定使用Imax整个画幅格式时,1.43:1的宽高比——而不是2.39:1——反映了保罗的旅程和他面对使命的时刻,但这也是对自然的反映。

对于卡拉丹星球的外景、太空以及阿拉基斯星球的场景,我们使用了1.43的宽高比——在这些时刻,Imax那史诗般的宏伟感对叙事来说是正确和恰当的。

我非常喜欢真正的Imax,因为它包罗万象。当我们以1.43:1的宽高比拍摄时,画面的顶部和底部不受局限。当然, 我们会稍微更注意特写镜头的尺寸,因为当人脸有70英尺那么高时,可别靠得太近。


“《沙丘》是一定需要在影院体验的电影之一。”弗莱瑟补充说,“我希望,即使看不到真正的Imax版,观众至少可以在最好的影院看。我们知道很多人看不到Imax版,因此我们还为整部影片设计了2.39:1的宽屏体验版本。”


弗莱瑟使用了Arri Alex LF摄影机,搭配Panavision H系列球面镜头,以处理1.43宽高比的场景。对于所有呈现格式(包括Imax格式)中宽高比为2.39:1的场景,他选择了Panavision Ultra Vista 1.65×变形宽银幕镜头,这是他与Panavision光学工程高级副总裁、ASC协会会员丹·佐佐木(Dan Sasaki)为拍摄 《曼达洛人》所定制的。


2 关于“组织拍摄”--优化日程


《沙丘》拍摄于匈牙利和约旦。该团队先在匈牙利的摄影棚跟外景地进行了五周的拍摄,然后转移到约旦,进行四周的实景拍摄,进而再回到匈牙利继续进行十四周的拍摄。这种日程安排给了美术组时间来翻转布景,因为其中很多都是大型布景。  

摄影指导格雷格·弗莱瑟吊挂在扑翼机下,拍摄乔什·布洛林(Josh Brolin)和柴勒梅德的动作戏


“所有的内景戏都是在匈牙利拍摄的。”弗莱瑟补充说,“约旦有很棒的电影制作基础设施,但没有摄影棚,所以我们只在那里的实景地拍摄,包括与以色列交界处的美丽沙丘。

”凯特琳·阿里兹门迪(Katelin Arizmendi)担任B组摄影师(见文末采访),皮埃尔·吉尔(Pierre Gill,CSC)、亚当·阿卡抛(Adam Arkapaw,ACS)担任协拍摄影师。


3 关于“画面意境的呈现”--炽热朦胧的天空


阿拉基斯星球上的阳光如此毒辣,以至于人类在没有严密防护的情况下,无法在日光下生存。弗莱瑟说:“这是你能想象到的最热的沙漠。”

为了突出酷热难耐之感,维伦纽瓦希望阿拉基斯星球上的天空是炽热而朦胧的,没有蓝色。“我们有阿布扎比那种朦胧天空的参考图像,丹尼斯很喜欢这些。”弗莱瑟说,“但现实是,我们知道我们会有晴朗的天空,会有蓝色,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办法来处理天空——部分靠摄影,部分靠后期——以获得丹尼斯想要的样子。”


哈肯宁军事指挥官格洛苏“野兽”拉班【戴夫·巴蒂斯塔(Dave Bautista)饰】指导军队入侵阿拉基斯。


弗莱瑟和来自FotoKem的高级调色师、ASC协会会员戴夫· 科尔(Dave Cole)在前期制作了一个LUT,将蓝色从天空中除去,并减少过度曝光。然后,弗莱瑟选择避免在约旦拍摄的天空场景中使用偏振镜,以此避免使蓝色饱和——然后在最后的调色中,他和科尔努力给蓝色去饱和,这产生了他们寻求的炽热朦胧的观感。


“我真心感谢FotoKem为这部电影所做的工作——这是一次真 正的合作。”弗莱瑟说:“戴夫不是最后才参与进来的;FotoKem 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——克里斯·鲁德金(Chris Rudkin)也是, 他负责我们的每日素材和(片场)布光调色。(参见下《布光调色》。)天空的视觉效果,起初是由LUT定调,然后延展到曝光和外景拍摄,然后在后期调色中进一步完善。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调色是摄影的一个重要部分,尤其是在有了数字工具的今天。


4 关于“细节设定”--引入‘太阳’


弗莱瑟指出,由于阿拉基斯星球上日光毒辣,“人们居住的建筑由岩石制成,建造得像堡垒一样,以使他们免受阳光照射并保持凉爽。没有光线从窗户中直射进来。阳光被反射到“光井” 中——这是设计在走廊上的通道,以产生间接光照。我们想要光线感觉明亮、来源硬朗、有方向感。”


阿拉基斯星球上的主要住宅有一条150英尺长的宽阔走廊, 一边有一排排的光井。这些光井体现了美术指导维米特为电影设计的概念图,却给弗莱瑟带来了些许挑战:如何创造一种仍然具有方向性和形状的反射光?


为了拍摄在广阔布景中的内景戏的广角镜头,弗莱瑟及其灯光师杰米·米尔斯(Jamie Mills)用Chroma-Q Studio Force II LED 条形灯模拟反射的阳光,以产生硬朗光线和塑造形状,并带来一种美妙柔和的氛围——另一面墙上的独特条形灯也反映了概念图。针对演员的近景镜头,米尔斯换用了Digital Sputnik DS灯具。


5 关于“基调的设定”--色彩与深度


“对于我做的每一项工作,”弗莱瑟说,“我都会对灯光、摄影 机和镜头进行大量测试——甚至对我经常使用的工具也是如此。关于Digital Sputnik DS灯具,我已经谈过很多,但它们确实提供了一种维度和色彩深度,这是我在任何其他LED光源中尚未找到的。


光源只是RGB色彩,但摄影机传感器也只是RGB。拍摄《沙丘》时,我们找不到足够多的这种灯具,所以使用了许多其他灯具来置于背景中,而把DS灯具和Creamsource灯具留给了演员的布光。

弗莱瑟肩扛主摄影机进行拍摄


沙漠色系在整部电影中占据主导地位,但弗莱瑟、维米特和服装设计师杰奎琳·韦斯特(Jacqueline West)仍不遗余力地在主色调中融入微妙而自然的颜色变化。“我们非常努力地确保《沙丘》的世界不是单色的。”

弗莱瑟说,“例如,帕特里斯将红色和蓝色的纹理融入沙墙。杰奎琳将这些微妙的颜色渐变融入服装。他俩做了非常极致精妙的工作,我必须确保我们拍摄出这些微妙之处。最好的方法是用最好的光线,我认为就是Sputnik和Creamsource灯。”


“我的方法是尽可能地从非彩色场景中提取出更多色彩。”他继续说道,“这都是微妙的差异,不一定是明显的色彩对比。在电影中呈现明艳的色彩非常容易。但当我们使用数字传感器和数字灯时,要在图像中获得色彩深度(同时创造出自然光的视觉效果)比起初看来更为困难。

一部分在于传感器,一部分在于镜头,还有一部分在于灯具。我们都学会了如何使用镜头和布光来创建深度——以更大的格式拍摄,打开T档,选择更大的光圈,在前景中放置阴影,照亮中景,在背景中放置阴影——但我们也可以使用色彩来创建深度,如果我们在灯具中使用了恰当的颜色,那么我们对这种深度的控制就多很多了。”


6 关于“布光调色”


为此,弗莱瑟在《沙丘》中继续实施始于《曼达洛人》的惯例:他带着每日素材的调色师——在本项目中是鲁德金—— 来到片场,直接通过灯光控制台、而非摄影机及其设定来对场景进行调色。


拉班面见他的叔父兼控制者弗拉迪米尔·哈肯宁男爵【斯特兰·斯卡斯加德(Stellan Skarsgård)饰】。




“我们可以使用色彩来创建深度,如果我们在灯具中使用了恰当的颜色,那么我们对这种深度的控制就多很多了。”

“我们对光线进行调色。”弗莱瑟说,“这样一来,我们开始获得‘四维’色彩。就可以最大化获取主光、补光和抵达传感器的光线的整体色调。在光线被记录前便对其进行完善,真的可以帮助我们获得正确的最终图像。

弗莱瑟和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在外景地。


“克里斯在我们预布光时就加入了,然后还给我们的每日素材调色,所以他和我们在片场的工作有着密切联系。”弗莱瑟继续说道,“他也一直在和戴夫·科尔交流,科尔和我一起完成了我们的最终调色。克里斯会像在调色时操作色轮一样操作控光台,使岩石的颜色稍微变暖或让肤色稍微变冷。要做到这一点,需要调色师那训练有素的眼睛。”

“我认为,让合适的人、在合适的时间参与进来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做法。”弗莱瑟补充道,“我们在电影行业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过去延续下来的。只是习惯而已。但当我们问自己,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?有没有更好的办法?”——稍微改变一下范式——可以大幅促进工作。


“我把在电影院看《沙丘》比作去五星级餐厅吃顿非同寻常的饭。”弗莱瑟说,“体验中融入了很多东西:氛围、灯光、用材新鲜且刚出锅摆盘的食物——所有这一切。当然,可以点同样的食物带回家吃,但会错过预期体验。当食物最终上桌时,也不会是同样的一餐了。”



7 混合成片:从数码到胶片(再到数码)


杰西卡夫人【丽贝卡·弗格森(Rebecca Ferguson)饰】在该片最为精心制作的布景之一中。布景中模拟阳光的光线透过了特别建造的光井。

《沙丘》的创意任务之一是将电影的幻想世界建立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。

这一首要事情促使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和摄影指导格雷格·弗莱瑟在FotoKem公司用混合光化学技术和数字技术的方法来制作成片。


弗莱瑟说:“早期,我们不确定是用胶片拍摄还是数字拍摄,我们测试过多种格式,包括35毫米、65毫米5孔、65毫米15孔、数字35、数字全画幅和数字65。“我们发现数字格式更接近我们想要的视觉效果,但我们也想要一些胶片的某种自然的感觉。”


弗莱瑟继续说:“多年来,我一直在和(来自FotoKem的高级调色师、ASC协会会员)戴夫·科尔谈论如何使用数字母片,胶片拷贝,然后扫描底片来完成最终调色。”弗莱瑟跟科 尔在拍摄《副总统》时首度合作。


“我们最终在《沙丘》上进行了测试,它呈现给我们的是完美的平衡。”

科尔早早就参与进了《沙丘》的制作。他的工作始于筹备制作阶段的视觉测试,以及含跳漂白模拟效果的一系列LUT,本片电影人将其应用于沙漠星球阿拉基斯上的场景。科尔和剧组人员在调色软件中完成电影的主要色彩校正后, 科尔监督将激光记录胶片输出到Kodak Vision3 5254数字中间胶片,然后扫描回数字源,并对新的光化学/数码混合胶片进行最终调色。


“这不是传统的胶片拍摄过程。”科尔说,“在胶片拍摄之前,我们加工了调色过的数字母片、仔细处理了图像的阴影和高光,这样一旦我们把它记录到胶片上并扫描回来,我们就能保留完整的曝光宽容度度和细节。一旦扫描好,约瑟夫· 斯隆卡(Joseph Slomka,FotoKem副总裁兼首席色彩科学家)就使用了一些数字魔法,确保当它回到我手中时,它拥有的图像信息范围与我们未进行胶片拷贝是相同的。”


弗莱瑟在片场拍摄的照片及演员们的肖像照—— 哈维尔·巴登(Javier Bardem)、弗格森


“我们选择5254是因为它的ISO为1,所以显影颗粒真的很密集。”科尔继续说道,“当我们为了Imax版本放大它的时候,也就是我们意图在《沙丘》中实现的,颗粒就被放大了,但仅仅是大到刚刚好,感觉就像我们对Imax负片期望的那样。


然而,整个过程不仅仅关于颗粒;还关于从光学过程中得到的一切,包括染料层如何相互关联、光线是如何穿过它们、染料耦合器的不完美,以及片门轻微的抖动、呼吸和柔和度。这些是我们想要容纳进来的人为因素。我们想给这部电影一种更加自然和接地气的感觉。”


“这个过程给图像增加了一点无形的深度和真实感。”弗莱瑟说,“过去有各种各样的电影胶片,我们可以根据它们的 特点进行选择,有了这个概念,我们可以将胶片带回工作流程,并对其所有性能进行实验。用什么胶片来拷贝?冲洗胶片时,增强还是减弱曝光?这一方法为电影摄影师打开了一扇美妙的门,并能给我们带来创造方面的控制力,而这远远超过了我们用LUT和调色所能做到的。”


8 关于“伙伴”--B组摄影指导


弗莱瑟在片场与B组摄影师凯特琳·阿里兹门迪商议。


弗莱瑟在社交媒体上第一次注意到崭露头角的摄影指导凯特琳·阿里兹门迪的作品。“我只在社交媒体上跟格雷格有过接触,但有一天他联系我,说他和丹尼斯在找一位摄影指导负责《沙丘》分组和B组的摄影,以及一些预布光,也许还有协拍摄影的工作。”阿里兹门迪说道。她的作品包括长片《吞咽》。


近期,她凭借该片获得了ASC聚光灯奖提名。“我从来没有拍摄过B组,但我飞到匈牙利,跟他们见了面,试图全程保持冷静。格雷格非常支持新生代摄影师。他并不在乎年龄、经历或出身;如果他看到你有些天赋,他就愿意帮助你。”


“我拍摄过四部长片、各种商业广告,以及其他项目,但能在像《沙丘》这样的大制作中负责B组,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”她继续说道,“那六个月是我在这个行业中最美好的经历。我和行业内最顶尖的人在最出色的状态下一起工作。这是一个很棒的团队,在片场有一种受欢迎的家庭般的氛围。格雷格和丹尼斯是真实的、充满激情的、抛开自我的电影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——J.H.





本期内容为《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》的专栏文章,作者:杰伊.霍尔本


(0)
0.00%







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我做不到的,有什么想法,赶快咨询吧!

立即咨询

客服